9龙8娱乐平台 > 天骄战纪信息页 > 天骄战纪章节目录
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2683章 悠然之恼

    紫薇星域。

    第七天域四大星域之一。

    在紫薇星域,有着“十二洞天”之三,分别是璇玑洞天世界、瑶光洞天世界和开阳洞天世界。

    不朽帝族独孤氏,就盘踞于璇玑洞天。

    璇玑洞天的一座湖泊之畔,修建着一座美轮美奂的阁楼。

    湖光潋滟,清风徐徐。

    独孤悠然坐在案牍前,雪白藕臂撑着下巴,如瀑般的乌黑秀发垂落在纤柔腰际间,一张白皙清丽的瓜子脸在柔和的天光下泛起一层圣洁光泽。

    她穿着素净的淡青色裙裳,盘膝而坐,臀腰曲线勾勒成一条凹凸有致的绝美弧度。

    她粉润的唇轻抿,星辰般剔透的眸又大又清澈,就那般安静地坐在那,就如一副画,天地间的一切,都成了陪衬和点缀。

    当不经意看到这样一幕,正坐在不远处研读经书的云幕遮,也微微一晃神,心生抑制不住的涟漪。

    东皇四族中,只有云氏一族盘踞在这紫薇星域的瑶光洞天内,其他三族皆位于青光星域。

    云氏和独孤氏世代交好,并且多有联姻之事。

    按照辈分,云幕遮是独孤悠然的远方表哥。

    因为两家交好,两者自幼就相识相知,称得上是青梅竹马。

    哪怕直至如今,云幕遮早已是名震第七天域的十大绝巅帝祖之一,他也经常前来独孤一族,陪伴在独孤悠然身边。

    独孤氏族人又不蠢,哪会看不出,云幕遮对独孤悠然的情谊?

    故而,很乐于看到两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是,对于云幕遮的爱慕,独孤悠然却明显有些无动于衷,这让其父亲,也就是独孤氏当今族长独孤逍也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这些年里,独孤逍也曾试探,说要为独孤悠然相一门亲事,可屡屡遭到独孤悠然的反对。

    甚至,为了逃避相亲,前些年的时候,独孤悠然更一个人私自溜出宗族,前往了大千战域散心。

    最终,虽被云幕遮给带回来,可独孤逍却再不敢替一句婚姻之事,唯恐这个最受他宠溺的宝贝女儿再私自离家了。

    眼下独孤逍唯一的心愿,就是能够把独孤悠然送进元教祖庭中修行。

    “悠然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眼见独孤悠然怔怔出神许久,云幕遮不禁问道,声音温柔。

    独孤悠然随口道:“表哥,你说那元教祖庭这次会招录多少传人?”

    云幕遮笑道:“你是在为此事烦心?大可不必,凭我们两家的关系,足可以稳稳地进入元教祖庭修行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说道:“到时候,我们极可能会拜入元教第三峰中修行。”

    独孤悠然嗯了一声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因为元教第二峰的峰主,就是从云氏一族走出的一位老祖,名叫云天溟,按照辈分,是云幕遮这一脉的曾祖。

    云幕遮也不知想起什么,神采奕奕道:“并且,凭你我的资质和底蕴,只要进入元教祖庭,用不了几年,就可以成为第二峰的核心传人,到那时,有你叔祖的帮助,让我们成为元虚阁的弟子,也是举手之劳!”

    元虚阁,执掌传功授业之事!

    而独孤悠然的叔祖,就是元虚阁的三位副阁主之一,地位高得吓人。

    相比较的话,云幕遮的曾祖云天溟那第二峰峰主的地位,都要逊色一大截。

    可很显然,独孤悠然对这些并不感兴趣,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对独孤悠然而言,修行的目的很简单,无非是八个字:

    逍遥自在,清欢一世。

    名和利,都可以不在意。

    可很显然,对云幕遮却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他是云氏这一代最耀眼的绝代人物,是第七天域十大绝巅帝祖之一,也是云氏族长钦定的少族长。

    只等他证道不朽,就会将云氏的宗族大权慢慢过度给云幕遮来掌控。

    独孤悠然更清楚,云幕遮还有一个更大的野望,那就是让云氏一族摆脱对第八天域东皇氏的依附,再不受东皇氏的钳制!

    有此野望,当然会得到云氏诸多大人物的欣赏和支持。

    甚至连她的父亲独孤逍也极其欣赏云幕遮的魄力,认为他后生可畏,前途可期。

    只是对性情淡泊,只求清欢一世的独孤悠然而言,却一点都欣赏不来。

    云幕遮也了解独孤悠然的性情,轻声道:“悠然,我知道你不爱听这些,不过你放心,你不喜欢的事情由我来做,而我会用一切力量去保证,让你这辈子不会被这些事情烦扰到。”

    独孤悠然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她目光看着远处湖水,怔然出神。

    心中却微微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之前,她问云幕遮,这次元教祖庭会招录多少传人。

    可云幕遮的回答,却和这个问题完全无关,言辞之间,尽是对进入第二峰修行的憧憬,对成为元虚阁传人的渴望。

    彼此的想法和答案,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姐,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蓦地,一道清脆的欢喜声音响起,紧跟着,伶俐娇俏的侍女朵朵就匆匆走进来,手中还挥舞着一个玉简。

    当看到云幕遮时,侍女朵朵微微一怔,吐了吐丁香小舌,道:“云公子原来也在呀。”

    云幕遮含笑道:“朵朵,有什么好消息了,竟高兴成这样子?”

    朵朵是独孤悠然的贴身婢女,说是婢女,实则形同姐妹,关系及其亲昵。

    这若换做是其他人敢不打招呼就闯进阁楼,云幕遮可就不会有这样的好脾气了。

    并非是心眼小,而是他性情如此,规矩就是规矩,岂能让人随随便便的冒犯和践踏!

    朵朵有些迟疑,看了一眼独孤悠然。

    独孤悠然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:“愣着作甚,快拿来我看。”

    朵朵哎了一声,就将玉简给送过去。

    独孤悠然打开玉简一看,清澈如湖水般的眸泛起异彩,唇角也不禁泛起一抹浅笑,道:“这家伙果然如我所料那般,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朵朵在一侧抿嘴笑道:“是呀,这些年里,不知有多少传闻说,他必将遭劫而亡,可现在倒好,人家都来第七天域了,还要参加元教祖庭选录哩。”

    独孤悠然舒展了一下曼妙的腰肢,眉眼间尽是盈盈笑意,道:“我早知道,他就不是那种安分的人,这样也好,若他能进入元教祖庭,就又可以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的云幕遮,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,仿似被忽视了般。

    尤其是独孤悠然和朵朵所讨论的,还是另外一人时,这让他心中愈发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微妙的小情绪被云幕遮藏的极好,此时笑着问道:“你们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林寻。”

    独孤悠然转身,星眸看着云幕遮,唇瓣微启,贝齿微露,笑语嫣然道:“当年在大千战域第九不朽天关时,表哥也见过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云幕遮一怔。

    他记忆并不差,当年他独自前往大千战域,接独孤悠然回家,在那一场宴席上时,见过林寻一面。

    当时在他眼中,林寻只是一个不堪入眼的绝巅大帝而已。

    可云幕遮却没想到,就是这样一个不堪入眼的角色,不止活着从第九不朽天关离开,更是在“诸神秘境”之战中活下来。而最近些年,随着他一路从第一天域说到第六天域,整个不朽天域都在传扬此人的凶名。

    这一切,完全出乎了云幕遮意料。

    因为当初在离开第九不朽天关上,他曾亲口叮嘱过城主白剑辰,不想看到林寻出现在永恒真界。

    可很显然,白剑辰当时并未做到!

    以至于,这些年里每当听到有关林寻的传闻,云幕遮内心就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无名之怒。

    就仿佛当初可以随手捏死的蚂蚁,非但没死,反倒活成了天上神龙的模样。

    甚至论及威名,他这个第七天域十大绝巅帝祖之一的角色,都远不如对方的名气大。

    这让云幕遮心中颇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不是嫉妒。

    而是后悔,后悔当初为何没有亲自杀了林寻!

    只是,连云幕遮也没想到,此时此刻,独孤悠然会和朵朵所聊的那人,竟会是林寻。

    这让他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。

    独孤悠然浑然没注意到这些,她也并不清楚当年在第九天关时,云幕遮曾借白剑辰之手,欲杀死林寻。

    她笑吟吟将玉简递给云幕遮,道:“表哥你看,这林寻竟来到第七天域了。”

    云幕遮暗自压制下心中的不愉,笑着点头,打开玉简一看,登时挑眉道:“若此事是真,林寻前往元教祖庭时,必将遭受杀劫,极可能连命都保不住!”

    一针见血!

    只是,这个答案明显不是独孤悠然想要的,她没好气道:“为何谈起林寻时,表哥也如外界那些人一样,巴不得他遭难呢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这些年里,不知有多少人认为他必死,可现在你也知道了,他还活着,并且活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独孤悠然拿回玉简,转过身道:“我想一个人静静,你们都先离开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朵朵一怔,乖巧地点头离开。

    她服侍独孤悠然多年,一眼看出独孤悠然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云幕遮神色间则浮现一抹阴霾,他很错愕,一句话而已,只是分析一下那林寻的处境,就惹恼了表妹?

    她就如此在意这林寻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祝大家端午节快乐!祝高考的童鞋旗开得胜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章节有错,我要报告! | 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我要推荐